收藏本站
我的资料
   
查看手机网站
金陵日華
南京是个好地方

吴隐之:著名廉吏,饮“贪泉”而不贪

2019-07-10 11:29来源:轉載网址:https://zhouye6110.jz.fkw.com/nd.jsp?id=326#_np=114_418浏览数:208 
文章附图

吴隐之:著名廉吏,饮“贪泉”而不贪

如果喝了“贪泉”的水,人就会变得贪欲无穷,周围的人都这么说。可是他就不信这个邪,喝了以后并没有中贪婪的“毒”,依然两袖清风。所以贪污不必找各种外界的理由,关键在于自身有没有筑起防腐的大堤,放下自律的闸门。他就是吴姓的一杰出人物,东晋末的著名廉吏——吴隐之。


替兄去死

吴隐之生于东晋后期,小时候家里很穷。但他喜欢学习,博览群书,长大后容貌俊秀、举止儒雅。渐渐成名。

魏晋以孝治天下,吴隐之10多岁时,父母先后去世,他非常悲痛,每天早晨以汩冼面,经过的人无不动容。

他有个邻居叫韩康伯,家里也不富裕,但是有一个厉害的舅舅,叫殷浩,曾担任过扬州刺史,率军北伐,相当于东晋国家级的领导人。韩康伯的母亲殷氏是一位贤良聪明的妇人,她每次听到吴隐之的哭声,就放下筷子不再吃饭,为他悲伤流泪。

由于家里太穷,昊隐之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,但即使饿得发晕,也绝不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
殷氏对韩康伯说:“你如果将来当了官,就应当推荐像吴隐之这样的人。”

后来,韩康伯当了吏部尚书,相当于组织部部长,便推荐吴隐之为辅国功曹,类似于一个将军的秘书。

吴隐之的哥哥叫吴坦之,担任军事将领袁真的秘书。

东晋虽然偏安一方,但收复故土的呼声没有停止过。权臣桓温先后三次北伐,都以失败告终。第三次北伐时,派将领袁真运送粮草,但袁真没有完成任务。桓温为了找一个替罪羊,把责任都推到袁真身上,将他废为庶人。袁真不服,占据寿阳城叛变,兵败被杀。吴坦之受到牵连,也被处于死刑。吴隐之去拜见桓温,愿意自己代替去死,把哥哥赎回来。桓温也是枭雄,看他从容淡定,觉得是难得的忠义之士。不仅放了他的哥哥,还向朝廷推荐他担任奉朝请、尚书郎,到中央机构去上班。


贪泉2.jpg

吳隱之故事


卖狗嫁女

这时吴隐之被一个高层领导看中,叫谢石。谢石是东晋宰相谢安的弟弟,淝水之战时,他担任晋军前方军事总负责人。

他点名要吴隐之过去做主簿,负责文书起草。魏晋时期,主簿经常参与机要工作,是领导的大管家。习凿齿曾经担任桓温的主簿,当时流行一句“三十年看儒书,不如一诣习主簿”。读书30年,不如去找习凿齿通通关系,可见主簿的权势之盛。

凭昊隐之的地位,也可以多买房产,在一个豪宅里专门放钱。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清贫。

谢石对昊隐之的生活很关心。听说吴隐之的女儿要出嫁,谢石知道他家穷,吩咐手下人带着办喜事的物品去帮忙操办。手下人到了吴隐之的家中,发现冷冷静静,没有办喜事的气氛。

这时,他们看见婢女牵了一只狗要去市上卖,原来吴隐之要靠卖狗的钱来给女儿办嫁妆。

吴隐之后来调任晋陵太守,相当于市级干部,但是妻子仍然背柴做饭。东晋孝武帝听说后,非常器重他。


贪泉5.jpg


治理岭南

东晋时,岭南贪污成风。

岭南相当于现在两广一带,当时属于蛮荒之地,离中央政府很远,而且瘴疫流行,容易患病,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去那里做官。但是岭南靠近大海,出产珍宝异物,一个箱子所装的珍宝,可以供人生活几辈子。所以去的人自感仕途无望,不如现实点,多多捞钱。

朝廷知道岭南的官场乌烟瘴气,狠下决心要“排毒”,于是任命隐之为广州刺史,整顿吏治。

吴隐之途中经过距离广州20里处的石门,看到一山泉。周围的人说不管谁喝了这泉水,都会变得欲壑难填,贪得无厌,所以名叫“贪泉”。

吴隐之对家人说:“看不到可以产生贪欲的东西,就能保持心境不乱;越过五岭就丧失清白的原因,我现在知道了。”

他的意思是:来到岭南的人心里就想着贪,“贪泉”是贪官为受贿找的“护身符”,是欺骗世人的幌子。

说着,他走到泉边舀了就喝,并赋诗一首:“古人云此水,一歃怀千金。试使夷齐饮,终当不易心。”歃(sha),指用嘴喝。夷齐指伯夷、叔齐,古代两名贤士。意思是真正清清白白的人喝了贪泉的水也绝不会改变初衷。他以此诗表明决心。

上任以后,吃的不过是稻米、蔬菜和干鱼,穿的是粗布衣衫。住的地方,设施简陋,帷帐、用具与衣服等都交给外库,当时有许多人认为他是故意作假,然而他始终如一。一名小吏见他生活太清苦,供应饭菜时,将鱼的骨头剔除,只存鱼肉。吴隐之批评了吏人,不许他再这样做。

经过他的整治,广州官风渐渐好转。为了表彰他的操行和政绩,东晋安帝元兴元年(公元402),升吴隐之为前将军,并赐钱五十万、谷千斛。


贪泉4.jpg


清廉一世

此时,东晋并不太平,桓温的儿子桓玄作乱,进攻建康。在南方,天师道的信徒卢循也趁机起事,进攻广州,吴隐之率领将士抵抗固守,他的长子吴旷之战死。

卢循攻城100多天,翻过城墙放火,焚烧了3000多家房屋,死去一万多人。城不久被攻陷,吴隐之被俘。卢循想杀他,终因他声望太高而作罢。

后来,刘裕平定了桓玄之乱,掌握了东晋的最高权力,早听说吴隐之的贤名,写信给卢循,要求放回吴隐之。费尽周折,拖了很长时间,昊隐之才得以释放。

他在广州多年,等到返回家乡时,小船上依然是初来时的简单行装。他发现妻子带了一斤沉香,认为来路不明,立即夺过来丢到水里。

回到建康(今南京)后,家中只有茅屋六间,篱笆围院,连妻子儿女都住得很挤。刘裕赐给他牛车,另外为他盖一座宅院。吴隐之坚决推辞掉了。

不久吴隐之担任了度支尚书,管理朝廷的财政;后又做太常,为九卿之官。都是身居要职,面临无数的诱惑,但他仍然洁身自好,清俭不改,生活如平民。

他每月得到俸禄,只留下自己的口粮,其余分别赈济亲戚、族人,家人靠自己纺织以补开支。他身上总是穿布制的衣服,而且破旧不堪,冬天常无厚被,有时两天吃一天的粮食。

东晋安帝义熙九年(公元413),吴隐之去世。他的儿子昊延之曾任鄱阳太守,延之的弟弟以及儿子,都担任郡、县的长官,才学虽然比不上吴隐之,但同样孝敬恭顺,谨慎清廉。


贪泉3.jpg
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